《以新‧作則》

Everyday

在時間面前,我們都一樣。這句話不記得是哪首歌的歌詞、是某本散文小說的字句、還是沉悶的文藝電影中的一句對白。答案也沒需要急切追究,反正流浪在時間裡面,疑問總會有一天遇上答案。就像舊時候的自己,每晚躺進漆黑的臨夢前,我心裡總會問自己:「明天的我還能成為什麼?渴望的事情到底,等到哪一天便會成真。」然後,到翌日醒來的世界彷彿如昨晚的沒有甚麼太分別。我如常醒來、如常工作、如常食喝、如常玩樂。直至這些看上去恰似相同的日子輪迴千數天之後,再次躺進那熟悉的被窩中翻出那條舊題目,我卻驚喜地發現許多許多的事,已在不知不覺的歲月間催化成形。那些曾在別人眼中的碎夢,算是由自己的堅持一點點改寫,編成了一自己的一頁頁鑿實的故事枝節,而且這些事往往發生得比想像之中玄妙。

討厭遵守規則是我的缺點,因為我總認為通往成功的道路或許不只一條,可是我又發現自己不是最懂找出節徑的那位。因此,我有時候倒喜歡在原地打轉,直到某個時刻前來開竅,我又會一如既往勇向直前,縱使我仍然為未知的前路感到迷惘,但我卻非常清楚知道,比起那條每個人都會熟練地走的道路才更容易讓人遺忘。所以,有時候我寧願只記起蠻衝地碰釘,也不要小心冀冀地嚐苦,因為那不讓人活得怎麼痛快。

還有一件我不知道是否應該值得自豪的事,昨天犯的過錯,不管是哪一方的責任,在道歉過後若還耿耿於懷,那就請你自己明天以後繼續糾纏。因為我實在沒空在意每個人都犯過的昨天,亦因為我有更重要的責任,活好今天。

流浪在時間之中,會發現對與錯根本不是生活的原則。
你也知道,沒有人希望在新的一天來到而再感到抱歉。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