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眼》

2012 (373)

或者,我是不喜歡解釋的。

何況,解釋只會把我弄得更愚笨。

 

那些關於個性上的盲點,還是那幾道令人走不出去而又沒有究竟的羅生門,我已不打算探討門後的發展。屬於門後的竊竊私語,可是在閉門一刻便粉身碎骨,我又何以身在門前無病呻吟,況且無事生非既不可愛亦不可憐,又何苦。

 

如果我說被騙的是我,惹來的慰勉又是否來得認真。人大了,感情本應學會坦誠對待,虛偽的內心對於我來說又何常不是虛渡光陰。可是,有人浪費了。我甚至無力為這種揮霍作出理由。只能夠解釋的是,純粹的無理由地利用了。

 

同 時 把 信 任 毫 無 餘 地 花 光 了。

 

如此難過,是你沒有被我看破。
如此難過,是我沒有被你說錯。
如此難過,是你我的聽說很多。
感情若是不攻自破,剩下的我到底在為誰難過。

 

原來我,能被搜索的心眼只限傳自你的耳朵。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