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雲》

IMG_7629_副本

聽說真正自由是空虛的,可是就在剛經過的一小節的時光裡頭,卻是史無前例的充實。開店時那股愚公移山般的魄力與毅力,算是在我九歲時為了買遊戲機而專心籌備之後,就再沒有過了。然後不知不覺便差不多踏入開店後第三個月了,很多朋友常笑說提及我的「自僱生活」有多快活,說我一天到晚不是到露天茶座喝咖啡,就是四處逛街SHOPPING。但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從來最怕捱餓的,現在已很久沒定時吃飯了,有次忙起來,由中午餓到凌晨一點,才忽然問自己:「這樣其實又為了什麼?」然後,我很快又找到答案。「Inky,你要加油!」每次當客人離開店之前,好像總會丟低一兩句令人回味無窮的話。於是,這些鼓舞的話會一直在我腦海中至少回盪整天之後,我又會對自己說:「這樣的方式,就是唯一讓自己快樂之餘,同時又讓人快樂的方式吧。」

 

在我剛踏入社會的之後,一直渴望能理直氣壯地說一句:「我很喜歡我的工作。」直到現在,總算不枉過。每次看到我的客人穿著我為她們挑選的服飾,出席她們好友的婚禮、生日飯局、甚至穿到巴黎街頭左穿右插,我心內感到非常快樂幸福,因為我是如此希望每個人都能在這裡找到最快樂、最美麗、最自信的一面,就像朋友般為她的喜樂而樂。

 

一直忙得喘不過氣的這好幾個月,到了最近才有點放鬆。想起了自己很久沒有寫作了,為免過份生疏於是又執起鍵盤。

 

咔嗒咔嗒…

咔嗒咔嗒…

 

今晚很想跟妳們說,那朵雲其實還有另一種意義的,

就是,每次飛越千里雲層過後,我還會知道仍會有一些人等著我回來,陪我分享每趟如夢的旅程,以及那些每次帶給妳們的驚喜。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