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之後》

IMG_2101

我想三十分鐘後,我得馬上回去工作。不過,有些事情也必須記錄,最近事情太亂,怕會忘。

剛知道朋友從台灣完成了單車環島之旅,然後明天繼續出發澳洲,我問他是為什麼,他就灑脫地說‧流‧浪。原諒我愛臉子的個性,我不能夠說我很羨慕,因為流浪對我來說,已是十年前的人生了。可是,我是如此地非常欣賞這種對人生進行的探究。直至現在,我依然很欣賞那些漫無目的地旅遊的人,因為我始終相信閒情興致永遠是令人生變得美好的靈藥。

可能,世上沒有一件事比起「隨便」更有型了。

隨便的明天,我就去澳洲流浪了。
隨便的下午,我就寫好了一首舉世的歌曲。
隨便的夜晚,我就隨便的在外面喝到爛醉了。
然後,隨便的一個早上,我突然覺得甚麼都可以不再需要,一個人躲起來不見天日。

「隨便吧,我明天與妳們一起去吃飯、去旅行吧!」
如何明天,還鹿像舊時一樣的話。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Tags: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