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無常》

這幾年穿洲過省的出差機會越來越多,特別穿梭在一連幾個城的歐洲時裝週,每次出門都要準備大半個月行裝都令人頭昏腦脹。除了有幾套衣服品牌會安排妥當之外,其他平日穿著的都是每位時尚博主一手包辦,很多行內朋友就是帶著三個行李箱走夠幾個時裝週。所以有經驗的前輩,除了秀服之外,行李裡的衣服都是基本款式來應付平日的穿著,畢竟我們都不是Mariah Carey要分分秒秒都在On Show 的。

 

那到底那些號稱時尚達人們,日常是否這麼執著打扮到開口埋口都要你驚艷?

 

在一次巴黎時裝週期間,與一位行內的「時尚飛人」聊天,我們都談及彼此工作最繁忙的週期都會穿些什麼、以及行李裡面都會放些什麼。答案非常一致:BLACK AND WHITE, SOMETIME GREY。沒錯,就是黑、白、灰這麼簡單。而且,這可能是從事時尚工作者的最終答案。道理有點像一些人對人生的領悟,忙了大輩子,有一天才恍然大悟,生命基本無非只為能吃、能喝、能睡;其他的都可以可有可無。

 

大概很多人都因為媒體過份吹噓,以及時尚圈的商業手段,誤會了時尚的真諦就是叫你每日都扮到一隻雀就是FA~SHION啦。可是經驗告訴我,要扮雀之前最難穿的其實不是衣服,而是做雀的心情。日日頂著大濃妝,穿著起著角的戰衣在時裝週當然可以,但要閒日放假都全副武裝開紅館一樣,寶寶心裡都會覺得累,就像MADONNA放假都要被阿女叫起身唱首「VOGUE」一樣。

巴黎人雖然出名懂得打扮,可是細心留意他們其實大都是以黑白灰、自然的色調基礎出加以裝飾,就成為一個具時尚又生活化的搭配。我的一位巴黎朋友更說過,真正的巴黎人都不敢穿得標奇立異,因為大家都知道自然才是生活的本色,所以黑白灰就是巴黎人日常穿最多的顏色。他們在工作、買早餐、喝咖啡、逛畫廊這些看起來這麼有仙氣的畫面,大概就是從他們這種崇尚自然的態度混成的。舊時覺得去超市都要「稍微輕輕」打扮先能出門,現在覺得「稍微」扮一下就可以買餸了。

 

在時裝業內遊走了近十年,面對時尚的心態多少還是有點改變。從前衣櫃裡的彩虹,慢慢變成了最淡然的落霞。以前認為黑白極度沉悶無聊,四出探索更多精彩的可能,覺得有多事情應該不只「咁樣」,應該可以更多樣。最後原來,通通都不過是眼花撩亂的花千樹,驀然回首,其實最合適自己的早在燈火闌珊處。

 

現在,我比較追求的是黑白中的一種無常。

自然而然的,不慌不忙地穿著。

因為有時候時尚,其實可以與我無關。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