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麗華》

早晨九點,電梯打開,那位穿著灰色的護工呼叫我協助他把外婆的病床一起推出去。外婆躺在床上閉著雙眼,我知道她心裡前所未有的害怕。我試著忍著眼淚,學會不用哽咽的聲調跟她說話,因為只有比她強悍,才能穩定她的信念。
而且,學習強悍與堅定,亦是外婆教會我的本領。
我握緊外婆的手,一邊撥著她一星期前燙好的銀髮,她說是為過年前準備的造型。我笑笑說,那這幾天你一定沒有洗頭。之後,在化療前一刻她開始變得緊張,繼續閉起雙眼一直祈禱。
「感謝神賜我一位這麼乖巧的孫兒。」我望著她的眼淚慢慢地流,我從來沒有看過外婆這麼慢條斯理過。「我當然是世上最乖啊。」從小到大,我最喜歡在外婆面上撒嬌,我的壞脾氣也應該就是給她寵壞的吧。
這是外婆第一次進行化療,她雖然固作淡定,但面對這種陌生的治療方式,無論我說得多麼簡單,她也覺得我只是在安慰。直到身邊另一位進行化療的親屬走來插嘴,她才真正感覺放鬆一點。
外婆就是有這種神奇的魅力,在短短一星期裡,她已經與同病房的所有鄰床混熟,而且大家都互相幫忙,你言我語的,肆無忌憚地大聊生死,好不熱鬧。這是我經過其他房間最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她總是寧願聽別人說一句,也不會聽我半句。
「莫麗華。」醫生呼叫了她的名字。然後,扶著她走向化療室。門關上後,我就這樣待著,就像小時候她帶我去公園玩耍一樣,靜靜的守候,等著我們一起牽著手回家的一刻。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小時候與外婆成長的歲月。

感謝神,也賜給我她的名字。

讓我,莫忘生命中,那些美麗的年華。

讓你,也不會害怕,因為我會為你衍明未來日子的所有奇蹟。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