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水的絕對》

 

就在剛才在趕計劃書的時間清單上,頓時才發現這幾年作過的事情不少,雖不是什麼風光偉蹟,但自問是盡心盡力令人會感到自滿的小事跡。若是必定要我去定義這些微舉,我會說每段都是屬於鋼煉般的享受,不溫不火的純粹,想做便做的乾脆。

到底走到最後,我們追求渴望著怎樣的生活,才被稱作成功?坐擁著幾千呎的豪宅、穿戴著幾百萬的華麗錦衣、圍著一班社會中的蓋茨比;還是簡單純粹地坐著家裡與家人,開著紅酒隨便慶祝一個什麼樣的週末?

關於這個問題,我曾問過過億身家的富豪、憤世嫉俗的年青人、甚至純情無瑕的孩童;當中沒有一個人能夠避開談論到他們的家人。

「我長大後,一定一定會成為律師,賺好多好多錢給媽媽和婆婆用。」

對,我就是曾經的那個孩童。律師,到現在當然沒成。可是,我倒是記得這段話。因為當年,電視在播得正火的就是「壹號皇庭」。那時候的我,大概覺得能上電視了就代表成功了。現在,就算沒有當上律師,我還是努力地在生活,也許還是不夠努力,但是反正沒有荒廢。然後,當我每次工作得很累的時候,我總會想起那些比我更努力的人,有時候我會擦去汗水,有時候我會抹掉眼淚,繼續學習堅守生活的絕對。

當那天,妳淚流地握著我的手,說世上沒什麼比陪伴你更有價值。

我才發覺,成功不過如清水一樣乾脆。

若時間再能遲到一些,我們就能趕到頒獎台上讚頌這種根據。

如何大成大敗,在妳眼中不過一歲,沒有一種絕對。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