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妳啊,現在會走到哪呢,會不會又覺得腳酸了,還在路上呢。
不過,我相信你永遠是地球上走得最快的女子,所以你千萬別偷懶。

我嘛,現在還在趕路呢,偶爾抬起頭看到燦爛的陽光,還是忍不住想起妳,想起妳總叫我走進樹蔭,可是妳從來都不知我最不愛閃躲。也許是這樣吧,我總是弄得一身傷痕,反正我知道我身邊的人很多就會把我疼好。從那天到現在,他們也始終如一,就算有時候我壞得像世上最討厭的小孩。

如果被風吹過的樹梢下,還能看到妳的影子,會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所以,我嘗試真正的放鬆腳步,試著不用那麼用力的想妳。於是,我總算是終於放了假。可是原來,把最愛的人埋在心底,是一件非常獨單的事。朋友都說,愛不用常掛在心頭言語上,但是對我來說,不說不說就會慢慢忘記了。

人,不都是這樣嗎。

還是,我習慣陳腔濫調。

沒有妳之後,我有點不太習慣。沒了牽掛的我,變得像從前一樣漂泊,看著燈塔卻渴望游在海上的倒影,哪裡是真實是虛假也好像變得不重要。反正,看著光的方向就算未必輝煌也至少像正途吧。

不知道,現在的我,是否能成為妳心目中的模樣。
有時候,我會忍不住眼淚,但是身邊的人總會陪我抺去。
有時候,我會耐不著任性,但是身邊的人總會牽我回去。
有時候,我會抵不住發狂,可是身邊的人總會安靜忍耐。
聽起來,我好像永遠都不像長大的孩子,不過誰又真正長大的?

妳啊,在我心中也從來不過是一個頑蠻的小女孩啊。
我嘛,怎麼就不可以呢。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