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回到寫作》

將寫作掉低八年之後,才發現過去這八年時間裡自己的匆忙與魯莽。養活了自己的體面之後,原來疏忽了自己內心,仍是如此浮躁。

這八年的時間裡頭,的而且確被愛填滿多於空虛。無庸置疑的成長,與每個人一樣的傷春悲秋中,都學會了堅強。

或者,你也並無選擇。

學會堅強,也因為你只能堅強。

痛了,哭夠鬧夠,最後發現笑也不過是本能。

關於成長,似是無止境的尼古丁。

你摸不著,摸不透。

但你卻真切能感受在你整個身體裡運行。

那些被吸引是養份還是惡癮,都無表面地注入在你內。

我絕對不是完美的人。如果問成長中我最大的益處,

我會笑說是「讓人學會虛假地說真話」;

那些「我沒事了」、「我想通了」、「我放低了」、「我忘記了」;

通通都是成長中必修的口語班。

在我剛剛展開的三十二歲,以上四句是我半個月來對人交待最多的說話,而且是真的。

我沒事了。
我把那些過去的悲傷,都哭得一乾二淨。除非它念念不忘,不然我沒事想把心再悲多一次。


我想通了。
我把那些過去的執著,都通通拋在腦後。關於我工作上每一顆影響身心的絆石,我一一把它們都了結。

我放低了。
我把那段過去最珍貴的感情,放低了。如此幸運的是,我們趁能在完好如初的時刻,將彼此都放低了。

我忘記了。
我把那個曾經的自己,忘記了。同樣幸運的是,我們將彼此放低後,還能記起還有兩個自己。

永遠的兩個知己。

BETTER ME

32.

新的一頁,他回來了。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