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星球》

許多回憶,都必須來得暗湧。
時間讓我們淡忘許多情緒,但偶爾也是人類莫大的敵人。

然後,人就大了。
自己,彷彿主宰;
偶爾,就把時間忘了。

昨晚看了一部微電影,
關於一個女孩與外婆成長的故事《失襪》,
才頓時醒起這個五月是我外婆的生忌。
然後,看著看著眼淚就一直流。

時間沒法解釋我對外婆的愛,甚至任何。
但在這成長的階段,確鑿地印證了彼此的感情與需要。

「婆婆,長大我一定要讀大學。把最好的生活帶給你。」

「婆婆,我長大了。我必須要拼了命工作,讓你過更好的生活。」

這些是說話,也是目標,也是諾言嗎?

原來,敵人從來都是時間與自己的承諾。
期許自己的成長,期待自己的未來;
漸漸把所有最愛的人與事,拋得越來越遠。
我們,常把愛說得比行動輕易。

深愛,卻隱言;
活著,又難言。
成長,讓我們學會說話,
然後,又不敢說話。

今年我三十二歲,
我仍快樂活著在這個星球上,
用這些稱作文字的「東西」分享我對妳的愛。

來到五月,非常懷念妳的所有。

婆婆,我在這地球上,一切安好。
如果可以,我們未來任意一個星球,
我都想說,把最好的生活帶給妳。
今次,妳揀。

不過近年有句歌詞,我極討厭。
就是「我過得並不好,但是我會活著。」
麻煩妳,在天之靈幫我用萬家拉效應改返好呢句歌詞。

人好地地活著,就給我過得好好地活下去。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