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麼MASSIVE》

疫情下的三年,世界當然會變,而住在澳門這座城市的人們轉變太多。
那些歌舞昇平的高光時代,確實也消失了。然後人們當然在軸心放回自己生活的身心。

這些年間許多人都經歷時代巨輪的滾動,失去了不少人生各種的積累。
最近我特別喜愛那些人們分享彼此的經歷時,
關於愛、自由、快樂、欺騙、病痛、生死、離別⋯⋯
從頭到尾都淡言而談。

那種人如流水一樣,沒有忍藏悲傷、沒有忘記快樂;
所有由他們口中的經歷,如水般流暢爽快。
未來,是流向河岸,還是奔進大海;
都如此從容不逼,恍惚世上最瀚盪的破壞。

就似,灌下去的烈酒一樣穿腸掛肚後,
一早的宿醉,比起昨晚,
一切都來到渺小。
再講,就無型了。

剛過去的暑假,我經常聽到英國人從閒聊間,
察覺了一件有趣的事。
談到關於個人的情感時,總會說到MASSIVE這個詞。
反而去到社會大局時事打仗,他們竟然會淡言帶過。
也對的,人們對於自己的私人情感是最巨大,
最緊要,最需要被了解的。

然後,我漸漸開始喜歡這個詞。

MASSIVE。
GOOGLE譯:巨大的、魁偉的、大量的。
(長的)。

注視自己的情緒與情感,
是非常巨大的任務。
這個過程需要大腦重海量的記憶來總結,
然後還要為自己總結。

然後來到人類與人類之間最重要的一步,
表 達。

很MASSIVE~~~~~~的。
因為表達情感是人類最大的殞石。
表達是你決定這秒炸向地球同歸於滅,
還是溫柔地像MICHALE JACKSON一樣WE ARE THE WORLD。
結果都是由你想擺佈得要有幾MASSIVE。

然後,
剛回家一週,已也感覺到澳門的動盪情緒的MASSIVE。
社會的現狀、朋友間的情緒狀況、然後我自己心態的轉變;
都很MASSIVE的。

但在這個現代的生活中,
人們習慣了表達外表與別人眼中成為的那種MASSIVE,
而忽略了個人回到家徒四壁面對自己情緒的時代巨輪,
對我而言,這種真實其實才是最動盪。
因為你最真實的坦白,就決定了世界將如何回應你。

不如就似外國人一樣MASSIVE吧,
與自己戀愛後,然後繼續愛別人;
社會的歷事都是石頭,而我們都是流水,
反正這個世界我們都管不了。




梁衍奇 Inky Leong

梁衍奇 Inky Leong 數位創作人 倫敦作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著作《講故事的人-The Story Teller》曾經提及:「我從不曾想把寫作當成一種職業。這是一個孤栖獨立的行動,練習永遠無法積蓄資曆。寫作不過是去接近所寫經驗的行為,正如(但願)閱讀是去接近所寫文本的一樣。」 order to promote Macao fashion culture, he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all kinds of social charity activities, to let the society increase their sense towards fashion, which has caused good influences to Macao fashion industry and le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global fashion culture to a different level.

Submit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